也谈教育公平(四)
学狼博客 发表于 2012-3-12 9:10:00

  ●合情合理是教育公平的内在要求

  教育公平的实质就是平衡学校和学生利益,以符合民众的意愿也符合教育发展规律。一个“区域壁垒”或“削峰填谷”的教育政策取向,却指望教育公平是可笑的。

  在推进教育公平的时候,我们必需考虑三个问题:

  一是,民众应支持政府强力推进基础教育资源的公平配置,但在基础教育资源尚未均衡甚至难以完全均衡的情况下,能否允许孩子(尤其就读高中)在一定区划范围内流动?

  名校,尤其是城市重点高中,有一定比例名额向其行政区域内的偏远和贫困县区开放,这是民国时期沿续至今长达百年的历史,也是教育“入学机会公平”的要求。保留着“城市重点高中向偏远和贫困县区开放”的惯例和政策,其实是一种“补偿性公平”。

  教育在相当程度上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取消偏远和贫困县区孩子报考城市重点高中,等于剥夺这些孩子可能改变命运的机会!这对县区孩子是否属于歧视行为?对县区孩子是否公平?同时,一厢情愿地废除了本域重点高中向其县区招生,却又阻挡不了外域重点高中向本区域招收,这对本域重点高中是否公平?

  其实,每位家长都希望把孩子送到优质的学校去,既便教育官员自己,也不能免愿。将心比心,选择是很正常的事,明明够上了温中或温二中录取分数,却不能进城读书,要么痛心疾首,要么跑到上海杭州去。在目前市场经济和教育环境下,政府要倾听“县区地方”诉求,另一方面,我相信也是更重要的,我们应当倾听“家长与孩子”诉求,妥当平衡问题,做好跨县招收的“规范准入”,而不是轻意废除。

  于家长与孩子,“补偿性公平”是必要的,但停留在“补偿性公平”阶段,也非永久之计,政府关键要从区划层面整合高中教育资源。在温州,第一步要做到“三区融合”(指鹿城、瓯海、龙湾的高中教育资源整合和共享),让孩子们享受“同城待遇”,“同分同享”。市财政和市直公立学校经费来自全城(鹿城、瓯海、龙湾)纳税人,同处一城,同样的纳税,相同的中考,却人为地让市直优质高中仅限于优惠鹿城,这对瓯海、龙湾两区孩子实在太失公平。第二步,创造条件,让温州区域的省一级重点中学在招生上进行整合和共享,把“入学机会平公”扩大到全温州。这仅有利于入学公平,也有利于学校竞争,促进提升质量。

  二是,政府推行基础教育“教师流动”、“均衡评先”等制度,目的是保障基础教育公平,但激发教师的凝聚力,继续促进教师向上的内在动力,是否应该准许和鼓励?

  先说教师流动问题。在这问题上,我赞同哈佛大学博士后聂辉华的观点,引用其《教育公平不能以牺牲效率为代价》一文,并“自由编辑”如下:

  如果只是实施“个别支教”制度,那么有了名气,就被派到偏僻或薄弱学校去支教,不仅自己要流动,甚至爱人、孩子都要跟着挪动,请问,这对他(她)一家人公平吗?相反,把差的教师支教到薄弱学校,对于薄弱学校的改观和提升也不起效果,那么这些“差师”可以不流动,请问,这不是打击先进,保护落后,这对学校的所有教师公平吗?如果实施“成批对调”制度,那么,在优质学校,必然出现教师人心惶惶,也导致家长和学生的不满,甚至引发群体事件,这对政府有什么好处?

  如果强制教师流动可以解决教育不公平,可以缩小城乡教育差距,那么城市和乡村的教师应该全部对调,这现实吗?为了教育资源的公平配置,缩小县区教育管理差距,再将市教育局的全部官员,与泰顺、文成教育局的全部官员进行对调,这可能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强制教师流动不仅破坏学校的凝聚力,也削弱教师努力向上内在动力,在现实中,它只能是“削峰填谷”,以牺牲名校名师为代价,来维持表面的、短暂的所谓“公平”。

  再说均衡评先问题。我非常赞许“学校抓教师队伍建设,要放在研修、培养,激发教师的内在动力”之言,也非常同意“这是治本的,可持续的方法”一说,但我又不明白,骨干教师或名师的推荐,为什么也要搞“以学校教师人数按比例分配”?名师或骨干教师评选,是选拔和等级性的东西,是衡量教师是否达到某种水平的标志,它不同于“教师疗养”、“教师先进荣誉”这类福利和奖励性的东西,前者应该是“公平竞争,能者居上”,后者则是“均衡分配、校校有份”。把“选拔性东西”当作“福利性东西”来均衡分配,这不但让众多教师大跌眼镜,也让众多把“研修、培养,激发教师的内在动力”放在首位的学校,苦涩不已。

  其实,大家都知道,均衡不等于平均主义,也都知道,平均主义害死人。在骨干教师标准面前,教师应该人人平等。达到标准的,却因名额限制而无缘评选,没达到标准的,却因名额到手而照顾入围,这“市级骨干教师”的头衔,还有什么意义和公信力?更可怕的还在于,实施“骨干教师评选名额均衡”,让学校失去了教师队伍建设的内在动力,反正名额均分,反正名额按教师人数毫无差别地分配到校,学校教师的教学水平的高低,也就无所谓了,学校何必花大力气去搞什么教师队伍建设。如此,教育效率何在?教育质量何在?教育公平的目的又如何实现?

  三是,大家支持政府推行基础教育公平,也支持政府在义务教育阶段的减负措施,但为什么非要强制所有孩子参加中考?是否可以让初中提前保送,可否让高中自主招生?

  其实,无论从高中普及化现状,还是从初中减负角度,废除中考,让孩子们直接升入高中,这在理论上是没有问题的。只是限于经济条件,国家推行教育均衡发展,目前重心还只能放在义务教育阶段,而高中教育阶段的均衡发展,那是以后的事。由于高中教育资源极不均衡,学校间存在着明显的等级和差别,我们也就无法将初中生随机地分配到高中学校。这恐怕也是国家明知孩子背负中考压力,初中减负效果不佳,而仍要保留中考,并按“中考成绩”将初生中录取到不同高中的原因之一。面对差距明显的高中,以“分”录取,总比以“钱”“权”录取,更能让广大家长普遍接受,更显公平。

  但,这不等于非要所有孩子都必须参加中考,提前保送“一部分初中生”,提前自主招生“一部分初中生”,这无论从绕脱中考负担,还是从高中招生自主权,都未必不可以当作一种“补充”。这个“补充”可否允许?关键不在于中考如何公平,也不在要拿中考成绩来评估初中办校质量,而关键在于保送和自主招生是否公正,有否“背后交易”,存否“教育腐败”。

  老百姓最担心的是教育腐败,最担心的是哪些不该保送的人被保送上了,最担心的是自主招生招了不该招收的人。这些担心的事,如果出现了,那就伤害了大多数家长和学生的利益。其实,就我所知,在温州,初中保送,以及温中、温二中、瓯海中学、瑞安中学等校的自主招生已有多年,总体上还是程序公开,监督到位,风平浪静的。

  “保送”不违反国家或省厅的教育政策,“自主招生”也不是什么坏东西,民国时期的温中和永中(现名“温州二中”)就是向整个温州地区自主招生的。时至今日,为何突然把“保送”和“自主招生”强制中断。这除了增添几分“教育新政”色彩,我实在想不出这对家长对学生还有什么好处?

 

 

 
 
Re:也谈教育公平(四)
胡说八道(游客)发表评论于2012-3-15 3:47:10
胡说八道(游客)作为非义务教育,普高跨区域招生是历史经验,也是发展趋势,这是谁也挡不住的,只是时间问题。这里,政府的关键是考虑招生市场规则本身的公平问题。限区招生只是方便了政府管理,但违背了普高发展规律,也与高中生差异发展的需要相悖,教育的适合性就大大打了一个折扣。
如果说学生是脚,教育就是鞋,多样化、可选择的教育终究应当是方向。中国教育现在只生产一种鞋,还不允许脚在自己的国土上走动。你就只能看着发达国家和地区羡慕嫉妒恨了!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也谈教育公平(四)
胡说八道(游客)发表评论于2012-3-15 2:47:54
胡说八道(游客)中考如果仅仅是选拔性考试,是不必要求所有孩子参加。但中考如果兼具选拔考试和毕业考试两种功能,每个孩子参加中考就是义务教育法的要求。所以,中考实现两考分离,再配以初中保送、高中自主招生等措施,学生才有望减负。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