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稍等……
正在载入,稍等……
时间记忆
<<  < 2010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我的相册
最新日志
正在载入,稍等……
最新回复
正在载入,稍等……
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稍等……
链接信息
我的群组
正在载入,稍等……
登录窗口
正在载入,稍等……
站点信息
正在载入,稍等……
RSS订阅



我的2009(四) 
唏嘘流年 发表于 2010-1-8 16:26:00

  技术题记:苍茫让流年接花,流年则留了“权当回顾和展望”的一段话之后,又让康乃馨接花。为求专栏博页的连绵,我自做主张,将流年“权当回顾和展望”的那段话——断了行并贴于流年个人博栏!望流年不致生气。


真挚真诚最动人
分别在盛夏,以为金秋可以见着,没见着
以为寒冬可以见着,可是看来也是个未知的数

想念吗?遗憾吗
生活忙碌得没有思念和怀想的罅隙
不想不念不挂不牵不感不伤,真的吗
或许风月知,或许只有我不知

2009,真是个不平凡的年岁
年年岁岁月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对过往
是该长歌还是短啸
是该快乐还是忧伤

微笑吧
如果日子一定要前行
如果事物一定要改变
如果事情一定要发展
那么我们的喜怒哀乐只是生活微不足道的点缀

尊重生活的选择
尊重过去的2009和到来的2010年
来吧
康乃馨接花
我们一起对2009和2010微笑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小说:蔷薇蔷薇(二) 
唏嘘流年 发表于 2009-5-22 18:00:00

     有一次我开着车,她打来电话,电话里的声音经过长途跋涉,传到我耳里,显得有些疲惫。
    “好吗,一切?”我问。
      电话那头是短暂的沉默:“我的人生,怎么是好,怎样是不好?”
      我便也沉默。是啊,你我的人生,怎样才是好,怎样才是不好呢!
    “有很多爱的方式的。”我说,“为爱情做出这样的牺牲,不值得。”
     “你可以在心底保留爱,可以用其他冲淡爱,你甚至可以将爱情作为生活的调剂,生活的轨迹可以不用改变的。可你——”
      她轻叹了一口气。这声轻叹,在电话里听着,那样沉重。
    “你也这样劝我吗?你是知道我的。”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小说:蔷薇蔷薇(一) 
唏嘘流年 发表于 2009-5-21 20:21:00

        我在长满蔷薇的那条路上碰上她的时候,我知道,她正遭遇着爱情。       

    她是蔷薇,我大学同学。 “过几天我要去省城了。”她对我说。我想,她也可能是对着路边挂满的蔷薇说,对散在空气里的过去说,因为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倒映着的全是蔷薇,那一簇簇开成白色的、粉色的、紫色的蔷薇。很奇怪的,我心里泛起的是难言的感觉,或许这种感觉叫嫉妒吧。我盯着她因爱情而发光的眼眸,她的额头光亮,她的眉眼飞扬,她的发梢在夕阳中跳跃着爱情的光芒。爱情是有气味的,我可以闻得到她身上散发的爱情的味道。这种让人神采飞扬的爱情,只有她那样的人才有;平庸如我,只能看着她的爱情,泛着是羡慕是嫉妒是不屑的复杂滋味。

    “不是出差,是到省城生活。”她继续着她的话。我一点也不吃惊。在她身上发生什么,都是可能的,今天她告诉我她要定居月球,我也会心平气和地接受。“那,一切都好好的。照顾好自己。”我说。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与一株树的对话 
唏嘘流年 发表于 2009-4-2 14:34:00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最对不起孩子的中国人(转载)
唏嘘流年 发表于 2008-9-17 9:54:00

                                                                                                                                   笑蜀
 &nb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写在5月19日下午 
唏嘘流年 发表于 2008-5-19 15:41:00

         2008年5月19日下午两点二十八分,站在寂静的校园里,面对着绿意盎然的生态广场和在绿色中低垂着的半降的五星红旗,听着从公路上传来的汽车鸣笛声,灾区那一张张照片、一个个数据、一篇篇报道在脑海回放,再一次以它们无法让人抑制住情绪的悲剧力量倾轧蹂躏着人的内心——大概是很难有生还者了吧,震灾发生的第八天,今天的默哀在另一个方面也在说明着生命奇迹发生的微乎其微的可能性。      

         泪水肆无忌惮地爬满了脸庞。言语,在灾难面前是苍白无力的。无法想象在废墟底下的人们一点点死去的痛苦和绝望,无法想象用生命守护其他生命的坚强和悲壮,无法想象看到爱女遗体时双双跳河的中年夫妻的悲怆和心碎,更无法想象那些失去父母的孩子和失去孩子的父母所担受的一切。死者死矣,而生者,要承担着怎样的创伤和悲痛上路呢?痛定思痛,痛何如哉!

         我们无法想象。站在宁静祥和的、绿意葱茏的校园里,我们无法真正触摸到当事者内心的苦痛,除了给一些关注、流一些泪、捐一些钱,我们不知道做些什么能够为他们分担哪怕是极微小的一部分苦痛。而漫漫的修复内心创伤的路,他们要噙着眼泪坚强地自己走。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求求你,让我再救一个吧(转贴)
唏嘘流年 发表于 2008-5-14 18:47:00

        本来想今天更新,但是看到了新闻,实在没有了心情。 

        刚刚接通了一位采访过我的四川记者朋友的电话,她刚刚从绵竹退下来,这个娇小的丫头在电话里和我讲了她眼见的情况,她只用了四个字形容,就是:“世界末日。”她说她几乎无法工作,眼泪就没有停过,太惨了,一片一片的废墟,到处是哭喊的声音,救援队发了疯一样的救人,然而往往救不了,跟着去的摄影只了拍一张照片,就扔下相机去帮忙,因为那情景让你不可能站着看着。

        她和我说,她在一个学校现场看到了她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幕,学校的主教学楼坍塌了大半,当时正在上课,几乎有100多个孩子被压在了下面。全是小学生。一些似乎是消防队员的战士在废墟中已经抢出了十几个孩子和三十多具尸体,看着那些小小的,带着红领巾却再也无法睁开眼睛的孩子,她说她突然觉得自己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 

        然而就在抢救到最关键的时候,突然教学楼的废墟因为余震和机吊操作发生了移动,随时有可能发生再次坍塌,再进入废墟救援十分的危险,几乎等于送死,当时的消防指挥下了死命令,让钻入废墟的人马上撤出来,要等到坍塌稳定后再进入,然而此时,几个刚才废墟出来的战士大叫又发现了孩子。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我的2007(四) 
唏嘘流年 发表于 2008-1-4 13:02:00

  走在路上,停驻在岁月的驿站,回望来往。雾气在回望的瞬间向两边退开,向我露出2007的真实面目——这是我为自己回望2007年时设置的一个情境。我总是感觉自己在路上,路途中发生的事情,大多被我淡忘,或者它们将我淡忘,留下来的,是被大海遗落的贝壳,在寂寞的海边淡淡地发光。


  2007年,我依然在二中博客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写些琐碎的想法。这期间,有人决绝而去,有人异地他迁,有人一心两用,有人几乎“金盘洗手”;当然也有人在尽心支撑,以或庄或谐、或雅或俗的文字慰藉寂寞奔驰的勇士。我依然定期或不定期地读读二中博客的文章,有时为老博友的离散感叹,有时为新博友的精彩喝彩,但是我不伤感难以抑制,也不惊喜溢于言表。因为我知道,如果二中人需要,二中博客就能生存,茁壮成长也好,艰难求生也好,它定能生存;但是如果有一日二中人不再需要它了,即使再多的老博友振出再多臂膀将喉咙呐喊破,它也将在人们热切的目光中老去死去。2007年末,有人振臂了,有人呐喊了,有人复出了,有人助兴了,有人欢欣了,有人鼓舞了,这一些,看得我这个生性冷淡的人也有些振奋——但愿,但愿2008的二中博客,生机一片;而我,将依然有一搭没一搭地写些什么,依然定期或不定期地读读博友们的博文,依然以参与者与旁观者的身份关注着它、关心着它。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圣诞游戏
唏嘘流年 发表于 2007-12-26 14:07:00

                                  
    晚饭的时候,女儿说:妈妈,听说圣诞夜在床头挂双袜子,圣诞老人会给我装礼物的哦。但是她又很快否定了自己的说法:哪有什么圣诞老人啊,那个是神话。
    我忽然想做一个游戏——有很多灵感就是这样突然而来的,呵呵。“当然有圣诞老人了,”我说,“圣诞老人是会从烟囱里爬进来的。”
   “不可能的,我们家没有烟囱。”
   “那他会从窗户进来。只有好孩子才有礼物。”
    女儿愣了一会。小心翼翼地问:“我是好孩子吗?”我笑笑,没有说话。
    睡觉前,女儿在她的床头挂了一只袜子,挑了漂亮的花边袜。她是期待着圣诞老人带给她礼物吧,却又是怀疑着的。

    第二天早上,女儿欢快的声音充满了每个房间,“哇,这里有礼物,是手绘本!”“这里还有,衣服!”“真的有圣诞老人啊!”
    那是因为昨天夜里,我以圣诞老人的名义给女儿写了一封信,还画了一张地图,装在女儿挂在床头的袜子里,让女儿照着地图找礼物。呵呵,小小的游戏带给孩子这么多的快乐,我心里也是溢满了快乐。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在我们无路可走的时候—— 
唏嘘流年 发表于 2007-11-21 16:01:00

       高中教材有一篇题为《庄子 在我们无路可走的时候》的文章,题目的意思大概是当精神上无路可走的时候,可以学学庄子,独守心灵的月亮。

       想这个话题的时候,外面下着不大不小的雨。雨声使得这个世界很静寂,也让你觉得这必是个暗沉的夜。这样的夜,是不会有月亮的;只不知我们的心中,是不是还有月亮可以守护。

       沉思,往往是沉重的。西方有句格言是这样说的: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而我们,往往在安静的时候就陷入思考,惹得上帝不住的笑。于是,我就鄙薄我的思考和我的文字。

       个体,注定是要消亡的。如雨滴落入土中,就一定不再是原来的雨滴,即使明天,明天的明天还在下雨。但在我们看来,昨天的不大不小的雨,与今天的不大不小的雨,没有任何的区别。如果在空间之外,有个什么注视着我们的生命和生活,大概也会如今夜我看这场雨一样。作为个体的我们,湮没在空间的浩渺和时间的久远中,甚至无迹可寻。

        听过一个笑话。一户人家得了儿子,人们去庆贺。一个说,这个孩子会升官发财,得了主人的款待;一个说,这个孩子一定会死的,被主人家痛打赶出。当然,听笑话的人都能听出这个笑话的意思,其实,寻思起来,那个说孩子一定会死的人倒是说出一个真理:人一出生,就不可逆转地走向死亡。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2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