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稍等……


Yuyu№黑暗 @ 2009-11-20 20:53:00

         古人对于命运、上天有着偏执的信仰,在他们看来,山川、河流、生死、姻缘都有神灵主宰,上至九天,下有九泉,诸路神仙各显神通,司管人间。

        中国的天庭、希腊的神殿、日本的大神,高高俯瞰大地上的凡人,不食烟火,不问情仇,冷酷而无上。所有高高在上的神,都是寂寞的。永恒的生命,无穷的力量,不竭的灵感,这都是人们所要追求了数千年的神话。永远向往着与天齐寿、无所不能的梦想与那睥睨人世的一时的自豪和狂妄的风光,人类,唯独忘了高处永生的寂寞,与较寻常更为强烈的虚无感。


……


Yuyu№黑暗 @ 2009-5-17 0:13:00
    公交车开过解放路的梧桐行道,阳光刺破梧桐叶的薄纱处,直抵我手中的书页。刺眼的反光忙令我放下夹着笔的手一遮,继而转头看向窗外,无视路过的菜市场的喧闹,这时看到黑柏油与青石砖在同一片大地上直直交肩而过,一行足迹、两道车辙,车上的人、路上的人,相逢、并行、交过,惘若相识。如今与往昔,也一并交肩而过。
    坐落在解放路的瓦市巷口的菜市场来往交错的人,杂乱的脚步声生生踏过小贩叫卖的喉咙,骑着自行车的铃音碾过面店的锅勺敲击声,拿起青菜萝卜讨价论价喋喋不休的客,拿一碗饺子汤泼在马路边下水道上的主,楼上晨起的人开了窗户打了个呵欠全不理会……这般的场景,小学上学三年来日日不变。而那小个儿的脚步细碎而纷杂,从瓦市菜市场拐进:多少天水漫金山,杂乱的脚步溅起污泥;多少次路过小吃店,抵不住诱惑的嘴巴拉着脚进了店门;多少次徘徊在校门口,因红领巾没带等待着同学的“支援”。
……


Yuyu№黑暗 @ 2009-4-18 12:43:00

一颗种子,静静沉在土里,潮冷的泥土的气息像是重重的魔障,压抑着即将突破的生之力。旷野的风吹过,寂静仿佛是古老的经转,一圈又一圈地轮回。蓦然,平地下忽起炸雷般的嘶喊:“青春万岁!”通过厚实的大地,打破了沉寂的宿命,竟有着震人心魄的沉稳和不羁的张扬,一棵嫩绿色的坚矛赫然破土。

一棵树,嶙峋的褶皱爬满了他的周身,主干上那一道道干裂的缝是他所经历的寒苦的印记,凛冽的风一刀又一刀,还不解恨似的,一同斩落了衍生的枝条,那枯落的枝条呜咽着,也渐渐没了生息。能看见的都是死败的衰枯在蔓延。忍受着,在冬天后无继力之时,树终于不屈的呐喊:“青春万岁!”,他体内若干颗种子,或是抑得久了,顿时刺了出来,一同呐喊着,颂扬青春的赞歌。


……


Yuyu№黑暗 @ 2009-2-15 13:38:00